主页 > C鲜生活 >本地年轻艺术家进驻大馆 音符反思麻木社会 美好家园是幻象? >

本地年轻艺术家进驻大馆 音符反思麻木社会 美好家园是幻象?

本地年轻艺术家进驻大馆 音符反思麻木社会 美好家园是幻象? 《富士康频率第三号》——萧逸南作品《富士康频率第三号》(2018)由3名演奏者即场挑战任务及游戏。(受访者提供)本地年轻艺术家进驻大馆 音符反思麻木社会 美好家园是幻象? 《粹想湾畔》——王思遨作品《粹想湾畔》(2019)反思港人对居所的追求。(受访者提供)本地年轻艺术家进驻大馆 音符反思麻木社会 美好家园是幻象? 本地年轻艺术家进驻大馆 音符反思麻木社会 美好家园是幻象?

日常看到树木、书架、纸张总觉没什幺大不了。人们很难联想到任何一个森林,如何步步成为眼前模样,过程花上前人多少功劳与心血。近日大馆举行新展览「藏木于林」,一口气展出12名年轻艺术家作品。作品涉猎多种手法,表达艺术生产的过程与意义。有如将洗刷好的木材放回森林,上演一场微妙角力。

大馆当代美术馆上个展览让日本艺术家村上隆进据3层展厅,引起一阵朝圣热潮。近日换展的「藏木于林」则有截然不同选材,散发年轻气息。尤记得去年开幕时,艺术主管Tobias Berger说美术馆不作商业挂鈎,以培养本地艺术家及策展人为任。开幕其中一个展厅「放手」予从未办过个展的本地年轻艺术家大放异彩,十分大胆。Tobias Berger表示至今美术馆共展出约70多个艺术单位作品,当中过半以上为本地艺术家。大馆亦继续公开招募独立策展人提交展览建议书,给予资源委约与蒐集作品,让非主流的艺术工作者得以出场。

简单表现方式藏深层意义

今次「藏木于林」展览并非公开招募,获得馆方主动邀请。策展人陈子澂及张瀞尹去年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群展,此次展览展出同批12名艺术家,重现部分作品,亦有全新创作。陈子澂说:「有时见到一件作品以简单的表现方式,往往会忽略背后深层意义。」一进展场,即被舞者廖月敏「大头」吸引。墙上播放着她在社交平台Instagram直播片段,就像博客或跟朋友视像聊天。其《即时上演:迷感》(2018)邀请观众提出想要她表演的东西,将控制权交给观众,反思艺术有如消费品供求。

「在弹琴的小朋友,竟令我想起富士康事件。」来自加拿大的艺术家萧逸南说。展场另一角正在播放《富士康频率第三号》(2018)。萧逸南2012年开始构思「富士康」系列,他忆述有次于音乐工作室遇见小孩学钢琴,其父母则在旁听课,小孩一脸愁容。萧逸南大为深刻,开始探讨艺术与工厂生产的相似之处。「富士康」系列首件作品,他以电子MIDI方式编曲,製作钢琴演奏者根本弹不到的曲谱,从而挑战传统表演方式、表演者付出努力等问题。

大馆展出「第三号」剧场影像,3名演奏者坐在琴与屏幕前,需要应对逾30个弹奏任务及小游戏,全神贯注完成个个关卡。3人之间不断竞争,弹出非一般的「乐章」。如果未能达标,台上就会出现「失败」字眼。萧逸南融入堕楼身亡的富士康工人、诗人许立志(1990至2014)诗句,回溯劳动、权益与社会制度之麻木状况。演奏者表现直接影响各自的3D打印机,原意每人打印出一粒完美立方体,每次挑战『失败』会导致打印偏离,出来的粒粒便歪歪斜斜,跟一式一样的生产过程形成矛盾。萧逸南跟团队10月将赴港即席演出,让观众感受紧张场面。

看似美好 却自相矛盾

「人们为何要追求比美好更美好的东西?那些到底是什幺?」本地艺术家王思遨邀请大家到其粉色货架《粹想湾畔》(2019)前。王思遨说早前到台南参加驻留计划,当地租金较相宜,各人对空间运用有更多想法,让她反思香港与居所的关係。她蒐集楼盘广告的资料:「现在的楼盘广告已不似我小时的,很喜欢说什幺『尽显气派』。从前会说你住在这裏,小朋友会有几开心、回家有几舒适等等,是比较原始一点的美满感觉。」

说到底,我们营役追求的,是否真如所想?作品由几个金属货架组成一堵墙,前方置有些贝壳,架上依附有如水滴的胶樽。艺术家加入许多细节与心思,却仍散发着临时及易拆的感觉。王思遨进一步说及社会製造的幻象:「贝壳的壳,本来就是牠的屋企,但我替牠做更坚固、更『美好』的屋企,即使不自然的,胶樽亦是我手拉出来。全部看上去很美,但有一种自相矛盾。其实一个胶樽要用比它容量多的水去做。如果没有多想一步,人们可能会认为社会很多东西都美好或轻易。」这个幻象在本地艺术家锺正作品亦可感受,他向来喜欢探究光的题材。相片作品《伤残的光》(2019)被比喻为歌舞昇平的「烟花」,图中烟雾瀰漫中闪出暗光。看着看着,为何跟近日新闻图片如此相似?

■「藏木于林」群展日期:即日起12月31日

时间:周一下午2:00至晚上8:00;周二至日上午11:00至晚上8:00

地点:中环奥卑利街大馆F仓1楼(从赛马会艺方进场)

查询

文:刘彤茵编辑:王翠丽

电邮:culture@mingpao.com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