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电话服务 >凯雷请来雅虎大将,硬是拉下东森最赚钱的总经理 >

凯雷请来雅虎大将,硬是拉下东森最赚钱的总经理

凯雷请来雅虎大将,硬是拉下东森最赚钱的总经理

东森电视总经理换人了,换上来自雅虎的资深网路人张忆芬。此举让第二大股东王令麟非常生气,人在狱中却强力反对。为什幺业绩最好的总经理却被换掉?东森电视最大股东凯雷在打什幺算盘?

10 月 21 日,东森电视换总经理,由待过阿里巴巴、淘宝,拥有丰富网路媒体经验的雅虎印度及东南亚董事总经理张忆芬接任。

这事其实已经酝酿 1 个多月,原本 10 月中就要召开董事会通过这项人事案,据了解,这令虽然人在狱中、但在董事会仍掌握三董一监的王令麟非常不高兴。经过协调,董事会延后召开,会中,王令麟一派仍清楚表达和大股东凯雷不同的立场,不同意这项人事案。

因为东森目前是营收和获利最好的台湾电视台,近 3 年营收都超过 50 亿元,去年获利突破 10 亿元,每股配发 8 元,让在 2006 年以 50 亿元成为东森电视最大股东的私募基金凯雷,口袋赚饱饱。而今年因为东森买到韩剧《奇皇后》,让戏剧台营收又大幅成长,连华流教父张荣华所带领的三立都望尘莫及。

但,打下最佳业绩的东森电视总经理陈继业,却在这时离开,对外说法是退休,事实上,熟知内情的人透露,「凯雷想打造一个朝新媒体发展的形象,营造一个梦来增加公司虚拟的价值,」于是找来资深网路人张忆芬接任。

凯雷这项换总座的动作,让处心积虑想重返东森电视的王令麟相当生气,将在 11 月声请假释的王令麟,若成功假释并参与董事会,经营想法及目标并不一致的两派,将让东森电视的董事会很不平静。

造一个梦 谈一个好价钱?

事实上,凯雷作法也不是没有道理,当中国网路视频吸走台湾收视族群,影音串流平台已经成为趋势,为了不被边缘化,东森成了第一个因应新媒体而更换总经理的电视台。

近年来,凯雷一直在接触国内外的买家,想将东森获利了结,去年底,则正式委託投资银行出售东森股权,有兴趣接手的人从王文洋、辜仲谅到郭台铭,当然更包括创办东森电视的王令麟。但始终只闻楼梯响,关键之一就是「太贵了」,200 亿元起跳的天价,熟知台湾媒体价值的人根本就出不了手。

台湾大型电视台如TVBS、中天、东森、纬来等的收入来自两大领域,一是有线电视系统台支付的频道授权费,另一则是广告费。东森因家族频道最多,授权费不少,东森电视高层指出,这部分收入约占总营收的 25%。

未来若走向NCC正在积极推动的分组付费,基本的普及组月费只要 200 元,也就是收视户未来不一定会支付现在上限 600 元的收视费,收视收入将大减,有线电视支付给电视台的授权费也必将减少。

另一方面,收视户下降将连带影响电视收视率,现在收视率破 1%的节目已经屈指可数,和收视率紧密牵动的广告收入自然也将下滑。再加上得不断投资数位化,「公司怎幺可能还值 200 亿元?」

于是,凯雷花了 2000 万元找来麦肯锡做分析,结论一是要自製节目,才能开展网路媒体,不能再靠着买韩、陆剧的模式生存。第二,是要进军新媒体,包括网路电视。第三,则是强化有边际效益的事业,例如东森幼儿园。

目前东森已经成立戏剧製作公司,一方面拍自製戏剧,一方面透过继续和三立合作,播三立的重播剧,向三立学习戏剧拍摄的各种细节。

另外,东森也在发展类似网路电视的业务,一位东森管理高层透露,模式将会更创新,「未来买主可能是为了买这新媒体,那我们附送东森,」东森管理高层不讳言,就是要以「新媒体」样貌来垫高东森电视的价值,「一定是要买未来的媒体,买个过去的媒体干嘛!」

但陈继业是传统电视经理人,对于商业模式不明确、投资金额大却无法立即看到获利的网路媒体,态度很保守;内部人士分析,这让一直想出场的凯雷失去了耐性,才去接触有「网路搜索一姊」称号的资深网路人张忆芬。

张忆芬的实验 电视的挑战

政大新闻系毕业的张忆芬,○二年加入台湾雅虎奇摩,担任媒体事业部副总及搜索行销总经理,对网路媒体及网路广告相当熟悉,她的众多功绩之一,是带着 Yahoo! 奇摩登上台湾十大广告媒体。

○七年,张忆芬被派到中国雅虎任搜索事业部副总裁,随后又加入阿里巴巴,被派到淘宝担任搜索中心负责人,从无到有帮淘宝建立搜索中心,现在淘宝 P4P是淘宝最重要的收入来源,也是她奠下的基础。

○九年,张忆芬重返雅虎,现在的张忆芬人在新加坡,担任雅虎印度及东南亚的董事总经理。

张忆芬不只长期浸淫在网路媒体,更重要的是她最擅长目前电视圈都很头痛的网路广告,这些特点让她被东森的外资团队相中。如果没有意外,新闻系出身的张忆芬,将在 11 月成为真正的电视人。

只不过,传统电视的包袱极大,张忆芬第一关就是要改变一群保守老电视人的心态。而且,进攻网路,第一步一定是砸大钱扩充设备、人才,「未来看编出来的预算就知道玩真的还是玩假的。」一位东森电视内部人士并不看好,因为目前东森的网站在台湾的排名在 1000 名之外,流量极低,「如果这点没有改善,说什幺进军新媒体?」

究竟找张忆芬来是为了「妆水水」包装新媒体形象?或是东森真的意识到网路视频等新媒体带来的危机,而决定大举抢进新战场?若这真的意味着东森的转型,那成功与否,不但是张忆芬的挑战,也代表着台湾电视产业积极寻求生路的机会。

相关推荐